国家博物馆的宋代瓷器赏析

2020-10-21
国家博物馆的收藏以系统化和代表性为特点。因为国博有向全国各地博物馆征集藏品的便利,所以可以选取各朝各代的标准品从而非常系统的展示每一个品类。

提到宋瓷,相信绝大多数人都听说过“宋代五大名窑”所谓“定、汝、官、哥、钧”。接下来就请你逐一欣赏。



北宋 定窑白釉印花双鱼纹盘
国家博物馆藏

定窑以白瓷为主,产地在现在的河北。北宋的定窑和唐代一脉相承,技术已经非常成熟,烧成的瓷器精美洁白。因为釉色洁白没什么可发挥的余地,工匠就在装饰上创新,比如这个定窑盘子就有非常精美的印花,这张照片效果不够好,强烈建议可去现场看看,能开眼界。另外你会发现这盘子镶了一圈铜口。铜色紫黑,和白色形成强烈反差,非常漂亮。

白色的定窑在宋代流行时间不长,后来被青瓷取代。

定窑最精美者曾是御用,所以定窑也有部分官窑,这类品种受藏家追捧,近年价格飞涨。




北宋 汝窑青釉洗

国家博物馆藏

汝窑大名鼎鼎,也曾是北宋官窑,而且产量极其稀少,南宋时的收藏家已经认为汝窑“近尤难得”,目前全球汝窑仅剩不过几十件,绝大部分都收藏于博物馆中,其中又以台北故宫收藏最丰富,去台北的话不可错过。

汝窑最主要的颜色大概是天青色,这是北宋艺术家皇帝宋徽宗喜爱的颜色,有如雨后放晴的蓝天。从汝窑开始在北宋宫廷流行,这种重青蓝,轻白色的倾向一直延续到南宋末年。

宋徽宗的艺术品位真的很高,汝窑给人的感觉就是无论外形还是颜色,增一分太多,减一分太少,百看不厌。





北宋 汝窑青釉洗

国家博物馆藏

国博收藏的这件在汝窑中不算精品,要看精品请去台北。




宋 官窑粉青釉海棠式套盒
国家博物馆藏

南北宋均有官窑,因为一脉相承,传世的藏品挺难分辨何为北宋何为南宋。宋官窑因为传世品也实在非常稀少,所以我们基本只能在博物馆欣赏,有关宋官窑的鉴定方法基本属于“屠龙之术”不太有用武之地。

宋瓷以静雅、沉静、素淡、含蓄为美。刚刚开始时可能欣赏不来,随着品味的提高,或者年龄的增加,很多同学会慢慢品出其中的味道,这不必强求,宋瓷们就静静呆在那里,等着你的欣赏,不骄不躁。




宋 官窑粉青釉海棠式套盒
国家博物馆藏

和汝窑类似,以天青为美;多有自然的开片,有奇特的残缺和韵律美;釉水肥厚,有莹润之美;器型敦睦,有古朴之美;慢慢感受吧~




宋 官窑粉青釉海棠式套盒
国家博物馆藏



南宋官窑 粉青釉胆式瓶

国家博物馆藏


宋室南渡后模仿北宋官窑在杭州开始烧造南宋官窑。南宋官窑先后有两处,早的一处为“修内司官窑”据说出品和北宋官窑类似,品质很高。修内司官窑的遗址目前还没发现,所以如前文所说,它们和北宋官窑很难区分。

而修内司之后,又在杭州市南郊的乌龟山一代开了一个新官窑,此时的产品质量已经有所下降,20世纪初,这个官窑遗址被人发现,出土了很多标本让人可以比对,从而判断传世品中哪些属于南宋官窑。

这个遗址上建了一个“南宋官窑博物馆”去杭州游玩的同学可以去参观。

从遗址出土的标本看,这类南宋官窑的胎土呈现黑灰以至黑褐色,胎薄,釉层厚,有粉青、糙米黄等颜色。因宋代尚古,造型上常见模仿商周青铜器,比如上边这个小胆瓶就是模仿的青铜器。欣赏宋瓷得平心静气慢慢来,才能体会其中的妙处。





南宋官窑 粉青釉葵口洗
国家博物馆藏



南宋官窑 粉青釉葵口洗
国家博物馆藏



宋代 哥窑葵口盘

国家博物馆藏



哥窑的名声非常响亮,几乎是个中国人都知道它是个名窑。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哥窑竟然是“宋代五大名窑”中身份最神秘的。因为除它之外,其余四大名窑都已发现了窑址。根据考古研究,定、汝、官、钧都可以确定时代,通过与大量窑址出土标本做比对,也可以清晰的对传世品进行断代鉴定。

然而哥窑不一样,哥窑窑址至今没有确定发现,有关它的身份目前都来自于文献研究,因此鉴定哥窑也多根据文献上记录的特征按图索骥。比如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哥窑特征:“金丝铁线”。符合这一特征,且造型与宋瓷接近,就会被划入宋哥窑体系。比如上边这件哥窑盘,“金丝铁线”的特征就非常经典,葵口盘的造型在宋代器物中常见,因此被定为宋哥窑。




宋代 哥窑葵口盘(侧面)
国家博物馆藏



宋代 哥窑五方倭角洗
国家博物馆藏


这是件文房用品,盛水,可以洗笔。

根据上边的鉴定标准,你大致也可以对这件瓷器断个代了。这件小洗除了开片特征符合“金丝铁线”,造型也符合宋代的审美,同时能看到釉色非常莹润可爱。所以这也可以定位宋代哥窑。



宋代 哥窑五方倭角洗(换个角度)

国家博物馆藏



宋代 哥窑五方倭角洗(侧面)
国家博物馆藏




宋 官窑粉青釉海棠式套盒

国家博物馆藏



哥窑出身神秘除了窑址没明确,因此真正的出生年代没定论外,还因为收藏界一直有个说法,所谓“官哥不分”,说是官窑和哥窑很多器物类似,两者不好区分。这就又给了哥窑有可能还曾经是或者部分是官窑的可能性。哥窑的出身就不仅神秘而且还可能很高贵了!

上图是我们上期发过的宋官窑的套盒。你可以先自己比对体会五分钟。

五分钟之后... ...

打击你一下,我觉得还是能够区分的,比如哥窑的金丝铁线非常明显,这是在烧成后人为染色所致,而官窑的开片是自然的,也没有染色。另外官窑给人的感觉更加内敛、含蓄。

最近有学者认为,哥窑很可能是元代的产品,如果未来对窑址的考古研究能有突破,有希望解决这个千古之谜。而如果哥窑真是元代的产品,那它就是中国瓷器史上最成功的仿古瓷了!



北宋 钧窑天蓝釉六方型盆

国家博物馆藏



接下来我们看钧窑。

这是个花盘,用来养水仙是极好的!它通体蓝色的乳浊釉,不带红色,符合水仙素雅的气质。

钧窑是北方著名的窑口,它在五大名窑中属于比较另类的,其它几个都是单色釉,或青或白,同时釉是透明釉,而唯有钧窑是彩釉,在青或白的底色上常常会有一抹神秘的紫红。而正是这一抹亮色让它深受民间喜欢,产量很大。另外它的用釉是乳浊釉,是不透明的。

这种喜爱古今相通,从古至今古玩市场上宋、金、元时期的钧窑瓷器,有一抹红的比没有的价格要高很多,而且红色越多,价格越高。




北宋 钧窑天蓝釉六方型盆(侧面)

国家博物馆藏




北宋 钧窑玫瑰紫海棠式花盆

国家博物馆藏



这是一个花盆,实用器,用这么个花盆养花效果很棒吧?

钧窑产量大,很多都是供民间使用,但有一类非常精美的由钧台窑烧造的产品被认为是供御的。比如上边这个花盆,造型优美,几乎达到通体紫红,质量非常好,应该就是此类。

无奈钧窑同样争议多多,因为对窑址的考古研究还不够系统,中国传统又对文献记录不够严谨,所以有关钧窑的断代,鉴定还有很多不确定。比如是否这类就一定是供御用?甚至比如钧窑到底是宋代的还是金代的?都有不同意见。

如我这样的爱好者,就只好放松心情,本着欣赏的眼光去领略它的美。严谨的学术研究交给考古专家来做吧。




北宋 钧窑玫瑰紫海棠式花盆(侧面)

国家博物馆藏


大面积的玫瑰紫红色,真的很美!因此也很贵!




北宋 钧窑玫瑰紫海棠式花盆(俯视)
国家博物馆藏




北宋 钧窑天青釉托盏

国家博物馆藏


这是件托盏,也是实用器,带托的茶盏。宋代人喜欢喝茶,讲求精致生活,喝茶的杯子需要配套一个托子使用,很有仪式感。这种情调后来被日本茶道继承得很好。而我们自己确退化成使用盖碗,甚至敞口的大茶碗了。




北宋 钧窑天青釉托盏(侧面)
国家博物馆藏


注意看看底部流淌的釉层,非常厚!而且润。要体会钧窑的乳浊釉,这角度正好。
宋代官用瓷器的确是宋瓷中最精华的部分,首先因为宋代宫廷有很高的审美品位,保证了宋代官用瓷器的极高美学水准。再有,供御用,不惜工本,质量最高。

然而宋瓷绝不只有官窑,当时有大量优秀的民间窑厂遍布全国,这些窑厂共同努力推高了宋代瓷器的水准,以此为基石,最终产生了“五大名窑”这样的巅峰之作,成为世界文化史中一颗耀眼的明星。

我们接下来会借国博的藏品,分两期为你介绍宋代的民窑杰作,今天先请你欣赏瓷器中的的老大哥—青瓷。



北宋 龙泉窑青釉莲瓣纹盖罐
国家博物馆藏



这是一件青瓷。青瓷是中国瓷器生命力最长的成员。秦汉时青瓷发端,魏晋时已有很精美的青瓷器,隋唐、五代时期的越窑把青瓷器推到一个高峰,而宋代则出现了两个青瓷的新秀—南方的龙泉窑和北方的耀州窑。


北宋 龙泉窑青釉莲瓣纹盖罐(盖)

国家博物馆藏



上边这件就是北宋时期的龙泉窑作品。龙泉位于我国浙江省西南部,盛产青瓷和大宝剑。龙泉窑大约创烧于北宋时期,到南宋趋于极盛,元代获得较大发展,明代中期后开始衰落。

这件龙泉青瓷是北宋时期的作品,处于创烧期,当时的龙泉窑还有深深地模仿唐代越窑的印记。从造型到颜色都向越窑靠近。



北宋 龙泉窑青釉莲瓣纹盖罐(身体)

国家博物馆藏



首先看它的颜色,这种绿比较青翠,显得深沉,这似乎更符合北方人的喜好,你可以对照下边两件宋代北方地区耀州窑的青瓷,它们颜色接近,迎合的同样是北方地区的审美。

上边说到龙泉青瓷在宋室南迁后达到极盛。南宋人怀旧,身在杭州心在汴京,刻意复刻了大量故都的事物,其中当然包括青瓷,所以青瓷在南宋得到极大发展,然而有趣的是,南宋人在复刻北宋事物时审美情趣却开始入乡随俗受到南方的影响。以龙泉窑为例,龙泉窑在南宋极盛的标志是南宋龙泉出现了一种完全不同上边这件瓷器的青色,名叫“梅子青”,那是一种非常婉约的颜色,显得很嫩很萌,这种颜色更加受南方人喜爱。



宋 耀州窑青釉刻莲瓣卷草纹双耳三足炉

国家博物馆藏


看完了宋代南方青瓷的杰出代表,我们当然还得看看北方的代表。

在宋代,耀州窑是和南方龙泉窑齐名的青瓷窑口,一南一北交相辉映。耀州窑址位于现在陕西省铜川市黄堡镇。创烧于宋代初年,早期作品和龙泉窑一样也是模仿当时的大哥—越窑。不过这宋代青瓷南北两雄都做到了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超过最初模仿的对象,形成自己的风格后名垂青史。





宋 耀州窑青釉刻莲瓣卷草纹双耳三足炉(足)

国家博物馆藏


你可以比对这件耀州窑青瓷的颜色,也是这种偏深沉的青翠。有点橄榄油的感觉。

除了颜色,耀州窑最大的特色是以刻花作为装饰。请仔细看这件香炉的刻花,刀法非常流畅有力,看着令人胸中畅快!

而这种刀工似乎并不局限在瓷器上,在山西,如果去吃刀削面,你可以仔细观察大师傅削面的刀法,与这瓷器有异曲同工之妙~



宋 耀州窑青釉刻莲瓣卷草纹双耳三足炉(膛)

国家博物馆藏



北宋 耀州窑青釉刻莲花纹盒(俯视)

国家博物馆藏



这件耀州窑青瓷器很雅致,瓷器的装饰特别生动。盒盖顶是耀州窑的强项—刻花。盒身用了小花贴塑。同样很有趣的是,这种贴塑手法在现在的北方面食中还是经常能看见。不信你可以自己去发现。



北宋 耀州窑青釉刻莲花纹盒(平视)

国家博物馆藏


芥子园


国画界丹青圣手的摇篮


《芥子园画谱》成书于清代,自此便风行了300余年,毫不夸张地说:它是艺术名家的摇篮,可以快速培养艺术修养。



《芥子园画谱》自出版三百多年以来,不断拓展出新,历来被世人所推崇,为世人学画必修之书。在它的启蒙和熏陶之下,培养和造就了无数的中国画名家。



近现代的一些画坛名家如黄宾虹、齐白石、潘天寿、傅抱石等,都从《芥子园画谱》迈出了画家生涯的第一步。称《芥子园画谱》为启蒙之良师,一点也不过分。



齐白石把《芥子园画谱》当做自己的启蒙老师,他的回忆自述说,借来的书,用松油柴火为灯,一幅一幅的勾影。足足画了半年,把一部《芥子园画》,除了残缺的一本以外,都勾影完了,钉成了十六本。



齐白石


《芥子园画谱》施惠画坛300余年,育出代代名家,可谓功德无限。何镛称此书“足以名世,足以寿世”,然也。



然而,300多年前的教材,在瞬息万变的今天,是不是已经过时了?


这个问题,由著名艺术家、现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徐冰先生来回答再恰当不过了。




徐冰认为,这本书是中国绘画的精华与浓缩,最代表中国文化和艺术核心,他说:



《芥子园画谱》就是符号的字典。

它收集了各种各样的典型范式。人分几群,独坐看花式、两人看云式、三人对立式、四人坐饮式:一个人是什么姿势,两个人是什么姿势,小孩问路是什么姿势,都是规定好的。

所以,艺术家只要像背字典一样记住“偏旁部首”、再去拼接组合描绘世界万物。




中国画讲究纸抄纸,不讲究写生,过去都是靠临摹,到清代总结出来,这些拷贝的范本分类、细化,变成一本书。

这就是为什么《芥子园画谱》是集中了中国人艺术的核心方法与态度的一本书。                                                                                           



在康熙年间,《芥子园画传》原版初集就已稀贵如金了,常人难睹其真容。清末时,芥予园旧版已毁废,直至上世纪七十年代《芥子园画传》初集首次在海外被重新发现。



山水卷画论部分《画学浅说》首页,

字大行稀,绝对不用担心看成近视眼。



书中较为系统介绍了中国画的基本技法及绘画、品画的基本技艺。绘画基本技巧介绍科学合理,浅显明了,使初学者易领会、易临摹。


画谱内容丰富,荟萃中国历代著名画家模仿作品,为中国画初学者最宝贵之画谱宝库。故此画谱问世三百多年来,风行于画坛,至今不衰。





www.hunanpanbo.com


阅读 4
分享
写评论...